主页 > 快报专利 >微舞作3新锐编舞家 以创作向自己和世界拔河 >

微舞作3新锐编舞家 以创作向自己和世界拔河

原创 快报专利 作者: 时间:2020-07-09 07:14:21 551
(中央社
3名编舞家接受中央社专访,分享如何透过创作,与自己、与世界拔河。
国家两厅院举办的2019舞蹈秋天,本週末正式起跑,国内外编舞家将在活动期间,为观众带来知名或最新舞作。
第一组登场的台湾原创作品,是节目「微舞作」,3名台湾新锐青年编舞家郑皓、苏品文与田孝慈,分别编创舞作「触底的形色」、「嗯哼」与「清醒梦」,他们日前也在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排练的空档,一同接受中央社
郑皓与田孝慈的编创过程,像和自己拔河。
郑皓大学就读数学系时迷上舞蹈,后来考进舞蹈创作研究所。
他曾与国内外舞团合作,近年也在编舞领域崭露头角。
郑皓表示,「触底的形色」起于自己的一段严重低潮。
郑皓从理科领域「半路出家」转入艺术,让他常觉得思考模式与身边舞者很不同,一度让他怀疑:「好像我大脑的原厂设定,就不适合做艺术创作。
」但郑皓决定回头,审视过去造就自己的一切。
因此,出身数学系、喜欢阅读科普书籍的他,将黑板与粉笔作为新作舞台上的核心元素,还试着放进物理量子力学概念,呼应自身的冲突矛盾,「就像波与粒子互不相容,却又是塑造世界最基本的2种物质」。
郑皓透过创作与自己和解,曾入选台新艺术奖的田孝慈,则是在独舞作品「清醒梦」中试着找到新的自己。
今年35岁的田孝慈提到,「我觉得自己卡住了」,身体是舞者的创作表达媒介,「但我最近怎幺发展动作,感觉都不对」。
田孝慈开始重新回顾前作,用身体感受、执行过去的舞蹈动作,「我发现我过去总是从自己出发」。
「清醒梦」中,田孝慈希望挥别过去的自溺,试着创造一个较客观的作品,并在不给出结论的前提下,在如梦般的氛围中,以独舞呈现内心的不安与徬徨。
相较于前2名编舞家的与自我对抗,苏品文的「嗯哼」则和女舞者合作、探索,挑战社会的性别本质主义。
苏品文说,她自小一直对外界给予的「身为女人」的期待很不舒服。
她指出,这样的性别本质主义,「认为你只要接受,而不是思考」,因此男女性别在生理、心理与社会层面上,都被设下了不可逾越的差异。
「嗯哼」从女性主义理论出发,是一个挑战性别本质论的「研究型编舞」。
苏品文将舞蹈视为观念艺术,希望藉此重新思考性别定义。
有别于多数女舞者的舞蹈动作,一直服膺于父权观点的期待,苏品文表示,新舞作「将以女人作为论述的主体」。
「嗯哼」的3名女舞者,还将在台上全裸演出,苏品文表示,这是此舞作与舞者的重要课题。
今年上半年,苏品文先透过举行「裸表演工作坊」,带参与者探索裸在表演创作与身体文化的关係,再从中选出舞者。
推崇自由主义的苏品文强调,3名舞者们的个性、想法都相当不同,一如她在舞作中也呈现了不同流派的女学思潮。
她与舞者也从社会性别规範中发展新的动作,苏品文说:「过程就像一场心理赋权。
」2019舞蹈秋天节目「微舞作」,将于10月11日至13日,在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演出。
(编辑:张雅净)1081008
相关文章